首頁頻道—正文
穆勒就通俄調查作證 特朗普擔心被彈劾或連任夢碎?
2019年07月25日 08:50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穆勒就通俄調查作證,特朗普用擔心被彈劾或連任夢碎嗎?

  中新網7月25日電(孔慶玲) 7月24日,是羅伯特•穆勒被任命為通俄調查特別檢察官后的第797天,也是他向美國司法部提交調查報告的第124天。

  這一天,一向謹言慎行的他,不情愿地來到民主黨控制的眾院出席聽證會,他關于總統特朗普“沒有被證明無罪”的證詞也通過電視傳向全世界。

  公眾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長時間。他在近7小時的作證中都說了什么?他的“現身說法”對特朗普又有多大殺傷力?

  總統是否清白?

  穆勒聽證會上親口講細節

  24日,74歲的穆勒來到國會,接連出席了眾院司法委員會和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這是一貫謹慎沉默的他首次就通俄調查公開作證,也是數百萬美國人第一次有機會,通過穆勒本人,一窺調查的“驚人細節”。

  “這份報告就是我的證詞。” “我將不會再提供任何超出報告范圍的證詞。”穆勒在聽證會上保持了一貫謹慎的風格,在兩場聽證會中,他有206次推遲或拒絕回答議員的提問,其中至少43次讓提問者去參考報告。

  穆勒甚至在下午的聽證會上,首先澄清了上午時最重要的一次交流。他表示,不打算說,他們因為美國司法部法律顧問辦公室的規定沒有起訴總統。他澄清說,他的意思是,由于司法部法律顧問辦公室的規定,他們在是否起訴上沒有做任何決定。

  不過,在回答“你真的完全免除了總統的罪責嗎?”的問題時,穆勒回答:“沒有。”他多次明確表示,總統沒有被證明無罪。

  而這對于那些沒有讀過穆勒報告的美國人來說,或許是個新聞。因為他們讀過司法部長對報告的誤導性總結,并聽到總統宣布該報告證明他“完全無罪”。

  穆勒親口證實,總統特朗普曾要求工作人員“偽造與調查有關的記錄。”

  而且,穆勒至少兩次明確表示,美國總統是可以在離任后(因不當行為)被起訴的。

  不做結論≠無罪

  解讀448頁報告的N個角度

  2017年5月,穆勒被美國司法部任命為特別檢察官,集中調查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是否通俄一案。調查歷時22個月,穆勒團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采訪了約500名證人,發出2800多張傳票、500多張搜查令……

  今年3月,他終于交差,向司法部長巴爾提交了通俄門調查報告。巴爾隨后發布結論稱,穆勒的調查未發現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通俄”。

  但外界似乎對特朗普是否妨礙司法更為關注。巴爾當時說,穆勒在報告中對特朗普是否妨礙司法“不做結論”,而司法部根據報告得出的結論是——關于總統妨礙司法的指控“不成立”。

  20多天后,司法部將刪減版調查報告公之于眾,448頁的報告詳列了特朗普可能涉嫌干預調查和妨礙司法的10個例子,引發外界關注。

  巴爾再次巧妙處理了這一關注。他解釋稱,報告有足夠的證據證明,特朗普對通俄門調查感到“挫敗和憤怒”,并認為該調查將對他產生不利影響,但白宮依舊“完全配合”調查,所以不構成妨礙司法。

  穆勒把決定權留給巴爾,而這位司法部長的結論依然是總統未犯妨礙司法罪。在巴爾看來,他和穆勒只是在“一些法律理論”上存在分歧,但司法部仍是按照穆勒的法律體系進行分析和評估做出的結論。

  巴爾的結論引來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等民主黨人的強烈抨擊。他們認為,巴爾在這件事上已陷入“獨立性和公正性危機”,只有穆勒公開作證才能讓公眾獲得事實真相。

  而且,特朗普在調查報告公布后,高調宣稱了自己的全面勝利,高呼“沒有通俄、沒有妨礙(司法)。”輿論氛圍似乎正朝著有利特朗普的方向發展。

  就在此時,一向守口如瓶的穆勒在5月底突然站出來,首度就調查發表聲明。穆勒站在巴爾曾站過的司法部講臺上,發表了和他截然不同的講話。他強調,無法洗清總統在可能妨礙司法問題上的嫌疑,而且,“無論有什么證據,指控現任總統都不是一個選項。”

  “如果我們相信總統顯然沒有犯罪,”穆勒說,“我們早就會這么說了。”這或許是整個調查中最觸動外界的一句話。

  彈劾or狙擊連任?

  民主黨打擊特朗普的算盤能如愿嗎?

  穆勒曾表示,雖然司法部不可以指控現任總統,但國會可以根據妨礙司法相關法律對總統“不當行為”進行調查并予以定論。這也意味著國會對總統可能的彈劾。

  近期一項民調顯示,76%的民主黨人支持彈劾特朗普。但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不想做沒把握之事,他們堅持要求穆勒來眾院司法委員會和情報委員會把通俄調查“講清楚”。

  盡管穆勒明確表示不愿出席聽證會,但他在國會傳喚下又不得不出席。穆勒被兩黨視為美國最可靠的執法官員之一。30年來,他赴國會超過80次,早已厭倦了黨派之爭,這一次,他不希望他的證詞成為對特朗普進行歷史性起訴的導火索。

  但對民主黨人來說,這或許是他們強調總統“不當行為”的最佳時機。穆勒公開露面的場面將比他調查產生的一份448頁的文件更有分量。

  他們希望穆勒親口說的話能起到關鍵作用,能為證明總統的行為應該受到彈劾助一臂之力,或者即使彈劾不成,也能讓特朗普2020年連任的努力遭遇打擊。總而言之,他們希望,這場聽證會有助改變特朗普的總統任期軌跡。

  但CNN分析稱,在這場近7個小時的聽證會中,穆勒的證詞更像是民主黨人和其彈劾指望的“一場噩夢”。盡管民主黨人盡最大努力把穆勒拉出報告的范圍,但他沒有上鉤。

  聽證會結束后,眾院議長佩羅西當被問及眾院是否應該啟動彈劾程序,她避免直接回答這個問題,只說他們還有一些問題需要解決。

  不過,雖然民主黨人在聽證會上,沒有聽到完美的聲音。但一點一滴地,他們可能足以讓部分美國人相信特朗普“犯下了罪行”。

  足以在2020年左右選票嗎?CNN分析稱,答案是肯定的。

  因為這些美國人聽到了一個和巴爾的描述截然不同的版本——一個關于謊言、妨礙司法和對美國民主價值觀不忠的故事。這些人不太可能跑去要求彈劾,但他們可以在2020年投票,決定是否選擇特朗普連任。

  政治迫害&一場騙局

  特朗普針鋒相對懟穆勒

  這兩年多來,通俄調查的陰影始終籠罩特朗普的總統任期,穆勒的一舉一動也讓他坐立不安。

  兩年前,特朗普剛得知穆勒被任命為特別檢察官時,曾跌坐在座位上,大呼“這是我身上發生過的最糟糕的事。”“我完蛋了,我完蛋了。”

  今年3月,穆勒的通俄調查結論首度公布時,特朗普終于舒心地表示,“完全清白,沒有共謀,沒有妨礙司法。”

  5月,刪減版的通俄調查報告公之于眾,他更是以勝利者的姿態,在推特上發了一張美劇《權力的游戲》海報風格的圖片,并寫道,“致那些恨我的人和激進的左翼民主黨們,游戲結束了”。

  然而,游戲并沒有結束。

  因為民主黨揪著調查報告不放,堅持傳喚穆勒到國會作證,這讓特朗普頗有些緊張。在穆勒聽證會開始之前,特朗普在推特上發了8條相關推文,強調調查就是“政治迫害”,“總統騷擾”,“這是在浪費時間。”

  聽證會后,特朗普又在CNN記者面前反駁了穆勒的證詞。穆勒表示,他普遍認為特朗普總統給調查人員的書面回答并不總是真實的,特朗普則稱“穆勒的回答才不真實。”

  盡管穆勒在證詞中澄清,通俄調查不是“政治迫害”,也不是“騙局”,但特朗普回應稱,調查就是一場“騙局”。

  特朗普還稱,穆勒的證詞“對民主黨來說是災難性的一天”,并預測民主黨將“輸掉2020年的選舉……因為他們選擇的道路。”

  分析稱,隨著2020大選議題的推進,恐怕越來越少民眾關心特朗普在上屆選舉做了什么。最新的民調顯示,多達51%的民眾認為,是時候停止政黨惡斗,一致向前看了。

  這次聽證會是否會導致公眾輿論的轉變,現在很難說。民主黨的目標是否會成功,也將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決定。

  穆勒聽證會,這場特朗普任期內的“政治盛宴”,到底意味著調查的結束,還是彈劾戰亦或2020選戰的新篇章,我們拭目以待。(完)

編輯:孫婷婷

财神捕鱼游戏 福建时时侦破案 七星彩大奖软件 贵州快三中奖金额 时时彩全天最精确计划 网上赌投牛牛赢钱技巧 vr赛结果 推扑克32张都有什么牌 四川时时服务电话 天津20选8开奖结果 福彩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