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頻道—正文
手機里有27個工作群 如何整治“指尖形式主義”?
2019年05月15日 09:07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里有27個工作群 如何整治“指尖上的形式主義”?

  整治“指尖上的形式主義”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黃孝光

  今年3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于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明確提出將2019年作為“基層減負年”。此后,微信工作群整頓成為各地執行減負政策的微觀切入點。

  依據這份通知,近期不少地方政府出臺新規,要求“原則上一個單位只建一個工作群”“非工作時間不發布工作信息”。新規出臺后,在網上掀起了一場關于“下班后微信群是否該禁發工作消息”的大討論,將整治“指尖上的形式主義”推到臺前。

  “@所有人,收到請回復”

  記者在采訪時發現,“群”多是不少基層干部的共同感受。秦晴是湖北宜昌伍家崗區委直屬機關工委工作人員,上個月她和同事對全區51家單位摸排調查,統計出微信工作群809個;單人擁有工作群數量最多的,超過40個。秦晴發現,不少工作群建群隨意,重復和交叉現象嚴重,“隨手點開一個群,@接連不斷,‘請查收’‘請報送’‘請回復’之類的信息應接不暇”。

  “建群的初衷是方便工作,但現在給我們帶來更多的是負擔!蹦车匕甯刹恐烊(化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從過去滿天飛的紙質表格到如今數不清的“sheet”(注:電子表格),從曾經的當面或電話請示匯報到如今的“群”來“群”往,朱蕊認為形式主義正從線下向線上轉移。

  “我有個工作群,群里的上級部門發消息,最后總會加一句‘收到請回復’!敝烊镎f,她所在村信號不好,稍不注意就錯過了,以至于現在一看到未讀消息,“整個人都緊繃起來”。

  隨時查看手機,及時回復,已成為不少基層干部的第一生存法則,但要做到并不容易。

  余淵岐是江西撫州市谷崗鄉副鄉長,在鄉鎮工作九年。他曾經身兼7職,高峰時,他的手機里有27個工作群。

  每次下村,往往要忙到晚上才能回去。余淵岐說,當夜深人靜,攢了一天的群信息已經爆屏,都等著他一一回復。

  微信給人們的通訊帶來便利,但過多的微信工作群則會給使用者帶來負擔。圖/視覺中國

  “鄉鎮工作群、鄉村工作群、醫保群、農保工作群、衛生計生群、環境衛生群、扶貧攻堅群、黨建工作群、第一書記群……這些比較重要的群,一個都不能落!庇鄿Y岐說:“碰到有投票任務的,轉發+投票+截圖一個不能少,有人@我的,全部要@回去!

  在西南某村第一書記袁林(化名)看來,“許多群主有個壞習慣,發通知時喜[email protected]所有人!痹指嬖V《中國新聞周刊》,他有二十多個工作群,大多設置了免打擾,但因為微信群的@功能,他依然不勝其擾。

  “到此一游”的線上秀場

  工作群是觀察基層形式主義的一個微觀切口。如果說“群”多是上級給基層帶來的負擔,那么“到此一游”則是基層干部自身形式主義的體現。

  所謂“到此一游”,是指浮光掠影、形式花哨的工作作風。用網友的話說,就是“一些干部以微信圖片代替工作匯報,到貧困戶家不過十來分鐘,只為拍個照,讓大家知道”。

  “不知什么時候起,工作群由以前單純的發布工作、會議通知,變成了曬照片、曬政績的地方!庇鄿Y岐認為,工作群是個微縮的社會,有認真工作不喜歡發言的,也有做了一點點事情就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

  《解放軍報》曾報道過這樣一個案例。一次干部講評會上,武警內蒙古總隊包頭支隊政委劉玉柱點名表揚了部分表現突出的干部,其中不少是經常在微信工作群更新加班動態、并被他點贊的干部。沒承想,后來工作群徹底淪為秀場——越來越多的干部跟風效仿,無論是否需要加班都時不時更新兩條動態,并配上“努力”“奮斗”的表情包。

  朱蕊對此現象深惡痛絕!罢埐灰诠ぷ魅喊l與工作無關的信息。如果你在加班或者覺得工作很辛苦,可以保存到手機留作紀念,完全沒必要發在群里,這樣只會覺得你作假的成分更高!”

  曬照片、曬政績,也跟部分領導注重形式有很大的關系。

  “工作群好不容易安靜了幾個小時,領導可能覺得我們是不是都喝酒打牌去了,于是要求‘各村干部都把工作曬一曬’!庇鄿Y岐說,從此,大家養成了睡前曬圖的習慣。

  大家逐張發圖,領導看不過來,便提了新要求:“你們可以學某某某,把圖拼一下,加幾個字一起發嘛!庇谑怯鄿Y岐們又要花精力去研究拼圖技術。

  “關鍵少數”逼出來的形式主義

  余淵岐曾因為沒有及時回復工作群里的要求,挨了領導的批評。一年前,他把自己的遭遇寫出來放到網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人民日報》采訪過他,有關部門也派人專程到谷崗鄉調研,和他面談:“工作群出現這么多問題,你覺得原因在哪兒?”余淵岐直言不諱,認為根源在于“關鍵少數”,即對基層發號施令的主要領導!吧嫌兴,下必甚焉。如果你的領導是一個浮夸的人,喜歡看內容,那么你的工作群肯定是看不完的,因為一天到晚都會有人在群里刷屏!

  在他看來,“基層的形式主義,很大程度上是上級的官僚主義逼出來的!

  水利部門要求一年之內巡邏完所有河段,任務攤派下去,曾作為包村干部的余淵岐每周須巡河一次,每次約半天時間!暗,除了河長制還有山長制、湖長制、路長制。如果我完全聽從相關部門的要求,只能犧牲最重要的脫貧攻堅工作!

  余淵岐認為本應相關部門承擔的巡河任務,下到基層沒有實際意義,反倒會給基層干部造成極大困惑,不得不用形式主義來應對官僚主義。

  指尖上的形式主義產生的另一個原因,則是部分基層干部“念歪了經”。

  “有些人下鄉,照幾張照片,然后找個地方躲起來,時候到了在群里發圖,表示自己一整天都在忙活!庇鄿Y岐說,那些以照片留痕代替工作實際的人,讓認真做事、沒有照片的人受到的肯定反而少了。

  去年看到余淵岐吐槽工作群亂象的文章時,朱蕊數了下自己的工作群,23個。時隔一年,這一數字漲到了34。

  “余淵岐寫出我們基層干部的心聲!敝烊镎f,“希望規范工作群的政策能夠真正落到實處,為基層干部減負!

  后微信工作群時代

  3月,中共中央辦公廳《關于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印發后,全國多地不約而同地將減負任務瞄向工作群,開啟了專項整治行動。

  廈門市同安區紀委黨風室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鑒于微信工作群過多過濫,同安區要求每個單位或部門原則上只保留一個群。他們讓各部門開展自查,對工作群進行歸類、整合、精簡,截至目前已清理近900個群。

  幾天前,珠海市香洲區出臺《香洲區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工作措施》,其中“一單位只建一個微信工作群”“下班不許發工作消息”的內容引發熱議,有人建議全國推廣,有人認為落地困難。

  對此,香洲區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目前他們還在征求意見階段,如何落實尚在摸索當中。

  湖北宜昌市伍家崗區已經走在了前面。據介紹,他們將工作群分為對內、對下、服務三大類,對上只保留一個QQ或者微信群,對下充分整合,服務類以高效服務為目的,全區51家單位的809個工作群,整治后僅保留了173個,精簡了79%。

  伍家崗區教育局督導辦主任李紅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教育局有10個科室,每個科室因為對口多項工作,原來有三四個工作群。整頓后,數量從68個減少到13個。計財科、安全科和勤管科原有的十來個工作群被合并成一個——“伍家計財安全后勤群”。

  李紅梅解釋,工作群合并的邏輯基于下級干部的需求!皩W校的后勤安全管理副校長的職責正好對口這三個科室。他們原本需要通過10個不同的群接收不同通知,現在只要看這一個群就可以了!

  整治不僅帶來工作群數量的變化,同時也改變著機關辦事人員的工作觀念和行為習慣!耙郧鞍l通知比較隨意,想到就發了,F在同在一個群的科室之間相互監督,更加意識到工作群也是嚴肅的工作場合!崩罴t梅提供的一張群聊截圖顯示,教師管理科的一則通知以文件形式發布,對回復格式也做了要求:“收到請回復‘XX收到20190507通知’”。

  為鞏固整治成果,伍家崗區還出臺了《政務信息新媒體網絡平臺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管理辦法》,文件要求:

  “群成員發布與工作無關的信息,群主或管理員應及時提醒、制止或踢出群聊!

  “不得頻繁發布非指令性工作動態,不得以在群內發布工作動態當作對實際工作的評價,圍觀不點贊!

  “全區各單位一般只運行一個微信工作群或QQ工作群。單位新增工作類微信群、QQ群須由單位一把手簽字后報區委直屬機關工委備案!

  幾名受訪的基層干部都擔心政策“一刀切”的問題。余淵岐提到,他所在鄉至少需要3個群,一是班子成員群,二是鄉政府干部群,三是鄉村干部群。同時他認為類似政策治標不治本,因為沒牽住“關鍵少數”的牛鼻子。

  對此,伍家崗的辦法是因情施策!氨A袈撓等罕姾吐撓灯髽I的服務類群,對臨時性工作群因需設置,工作任務完成后一律解散!

  余淵岐向《中國新聞周刊》描述了他心中理想的工作群生態:“我在工作的時間打開,一切無關于我的文字、圖片、表情被自動過濾,要閱讀的通知和工作內容,按照輕重緩急,一條一條地呈現在我眼前!

  《中國新聞周刊》2019年第16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孫婷婷

财神捕鱼游戏 云南快乐10分玩法 宁夏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 15选5杀号精确科学 上海时时乐彩票控股 重庆彩票投注站申请 金沙澳门棋牌官网入口 福建快3走势图快3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蓝洞棋牌辅助 按揭房卖掉会赚钱吗 河南快赢481技巧